全面淡圈,请取关。除摄影绘画等其他动漫小说相关全部放弃。身体和精神原因。

“谢谢,对不起。”

在幾乎所有人都在勸我好好考個大學離開這裏的時候,我突然哪裏都不想去了。

相似之景。

窗。

安利MHA的正確方法:


我: 老爹你俠嵐更新都看完了吃我安利看下小英雄咧。

爹: 不看。

我: 熱血王道番超好看的。

爹: 我都一把年紀了看什麽熱血。

我: 不是我吹,b站上看小英雄的也有三四十歲的。

爹: ......不看。

我: 你為什麽不看總要有個理由咯。

爹: 中年叛逆期你聽說過沒,就是不想吃你安利,快寫你作業,我要洗澡。

我: (滿帶愛意的鎖喉攻擊)你看不看。

爹: (秒慫)看看看我看好吧。你先放我去洗澡行不。

我: 不行,你先對著我的手機錄音發誓。...

影。

焦慮難眠。

染色体。

悲伤是会上瘾的。

那个叫宁歌的女孩,割了自己十三刀,最后在凌晨爬上高楼一坠而下。

她好美。

不是因为她的病态,而是因为她的特别。

她聪颖,不羁,生活的苦痛让她美的肆无忌惮。

她的思考,文字,选择,因痛苦而更加晶莹剔透的易碎灵魂,至今为止都在呼唤我去成就那样一个故事。

就像父亲所言,我受了她的影响,反复暗示,停不下错误的步伐。

我或许是从那时起就爱上了那个女孩。

但我却没有理由随她而去。

无论遇到怎样的困境,我永远都有一条不灭的退路。那就是死亡。

正因如此,才会侥幸着无所事事地浪费生命吧。

今天回家,不幸遭遇事故,坐朋友的电动车被车撞下小坡,后被同伴压着了。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,胸腔好痛啊。做了个CT搞得好晚,还好没啥毛病。
但还是好痛。右腿前后肿了睡觉真是麻烦。
还好同伴足够强硬,不然检查和赔车的这事肯定不了了之。
遇事还是要冷静坚强。

© 木棉•线 | Powered by LOFTER